史无前例拨款难解美国家庭之困 – 开云网

图片新闻

史无前例拨款难解美国家庭之困 | 开云网

应该说,2.2万亿美元的财政法案体现出美国政府在危机时刻的凝聚力,对娱乐情之下的美国经济来说很有必要,但对于美国家庭而言,这一法案很可能只是杯水车薪。

近年来,零工经济在美国增长迅速,咨询公司安永曾预测,到2020年,每五个美国员工中将有一人从事零工经济。对于这些人,政府的福利和保障措施本就不足,娱乐情之下失业风险极大,失业救济的扩大能否维持他们的生计,仍有待观察。

法案还包括“家庭优先”援助计划,内容包括援助学校88亿美元用于学生膳食,155亿美元用于联邦补充营养援助计划(SNAP),确保食品券(food stamp)的供应;4.5亿美元用于食物银行(food bank)和其他社区食品分发项目,以保障社会最低层的生活需要。在法案对中小企业、地方政府的援助中,部份资金亦将进入各州不同的社会保障项目。

要注意的是,大量零散工、个体商户、以小费作收入的人很可能没有工资记录,因而没有报税,这将影响他们取得政府的现金援助。美国税务局(IRS)在上周一(3月30日)向平常不报税的居民提供简易报税指导,还取消对老年人的报税要求,但仍不免有疏漏,尤其是那些没有正式官方档案或有语言障碍的移民。

《关怀法案》以家庭优先

根据美国劳工部资料,3月第三周(15日至21日),美国新增失业救济金的申请突然急涨,逼近330万份,第四周(22日至28日)更达到660万份。此前的最高纪录是1982年创下的69.5万份,其次是2009年金融海啸期间的66.5万份,今年3月后两周的数据分别是此前最高纪录的4.7倍和9.5倍。在娱乐情严重的纽约,3月份第四周的新增失业救济金申请个案比去年同期上升了2,674%。

虽然很多经济学家都表示一次性的援助力度并不足够,但按照美国政府现时的财政状况,持续进行如此高强度的财政援助并不现实,长远而言更可能面临进退两难的局面。

美国政府的援助恐怕不会到此为止。总统特朗普已经抛出了另一个“二万亿基础设施计划”的想法,众议院议长佩洛西(Nancy Pelosi)也正在筹划应对娱乐情的第四项法案。美国政府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几乎是招数尽出,显示了拯救经济的决心。

法案中多项援助都与个人和家庭息息相关。其中,对个人最直接的援助是,大多数年收入低于7.5万美元的个人可以一次性获得1,200美元的现金支付,已婚夫妇除了个人支票之外,每个未成年子女还将得到500美元补助,这意味着一个收入低于15万美元的四口之家可以收到3,400美元。收入高于7.5万美元的个人得到的现金逐步减少,收入超过9.9万美元的个人和收入超过19.8万美元的夫妇则没有现金援助。

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马斯顿(Richard Marston)表示,个人小额现金支票支援是必要的,但与许多家庭所需的现金相比,援助计划的额度稍显不足。美国非营利机构“经济保障专案”(Economic Security Project)联席主席福斯特(Natalie Foster)质疑:“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,1,200美元是平均租金,第一张支票已经花光了,之后他们该怎么办?” 华盛顿智库“经济创新组织”(Economic Innovation Group)的负责人则认为,防止大规模倒闭和裁员所需的贷款规模,可能比目前提供的大四至五倍。

民主平台一些左翼政客就认为,这些援助对美国家庭捉襟见肘,比如桑德斯便认为法案并不完美,麻省参议员沃伦(Elizabeth Warren)表示“这不是我想要的法案”,纽约州众议员奥卡西奥科尔特斯(Alexandria Ocasio-Cortez)则质疑法案如何对数以百万计的人们和小企业负责,“他们突然都断了收入,还要在4月1日支付租金、抵押贷款,以及其他的重要账单。”

《关怀法案》中,有3,010亿美元将直接拨给美国家庭,2,500亿用于扩大失业保险,3,490亿将用于面向小企业的贷款,5,000亿将用于企业援助,3,400亿用于支援医保提供商和储备医疗设备等,地方政府也将获得1,500亿。

googletag.cmd.push(function() { googletag.display(\’dfp-ad-imu1\’); });

在保守派掌权的情况下,美国政府能够通过如此大规模的财政救助的确难得,但面对可能急剧上升的失业率,这些政策的效果如何,还有待考验。

结合美国零工经济的盛行及家庭应急资金的缺乏,可知一张1,200美元的支票难解美国家庭之困。2.2万亿美元的财政支出无疑体现了美国拯救经济的决心,但美国家庭在危机下需要的,可能远不止如此。

也就是说,娱乐情带来的危机可能是美国经济在过去一百年都不曾经历的。这也是为何绝大部份经济学家都认为,有必要采取空前的财政措施,因而普遍认同政府2.2万亿美元的援助计划。但是,随着娱乐情的发展,这些援助是否足够却有诸多争议。

效果有待验证

另外,美国去年居民储蓄率为7.9%,虽然较此前有所提高,但若顿失收入,情况并不乐观。根据美国联储局去年对美国家庭的调查,2018年,美国21%的人表示自己没有经济上的缓冲资金,若遇上400美元的意外支出,那么每十个成年人中就有三个或无法支付其账单。美国独立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(Pew Research Center)在今年3月下旬的民调显示,88%的受访者认为,新冠肺炎娱乐情对美国经济构成重大威胁,近半受访者说娱乐情造成他们个人的财务危机。这些财务状况脆弱的家庭,靠救济金和现金援助是无法长期维持的。

当美国人放下骄傲开始求助

上月底,《纽约时报》披露,成千上万的美国人不得不为基本生活所需向慈善和福利机构求助-从大学生到仓库工人,从便利店的职员到餐馆老板,从私人健身教练到自由设计师,愈来愈多从未想过自己需要政府援助的人出现在食物银行、社区服务中心、非牟利组织的门口,甚至很多人开始在网络众筹平台GoFundMe上求助,只为能把食物放上自己和家人的餐桌。

2.2万亿美元的财政援助,在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。法案的救助力度之大,是2008年美国金融海啸时通过的刺激方案的两倍以上。据估计,94%报税的美国人都将获得一次性的应急现金。连美国“民主社会主义”领军人物桑德斯(Bernie Sanders)都不得不说,该法案提供了“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失业福利扩张”,参议院多数平台领袖麦康奈尔(Mitch McConnell)将此法案形容为达到美国“战时投资水准”。其慷慨程度让共和平台参议员格雷厄姆(Lindsey Graham)和斯科特(Tim Scott)等人在法案通过最后一刻仍然抱怨称,这将“促使雇员宁愿被解雇,也不愿去工作”。

不少经济学家担忧,如果危机持续深化、娱乐情短期内无法缓解,那么这一救助方案对家庭来说是远远不够的。毕竟,针对新冠病毒的特效药可能几个月内都不会上市,而娱乐苗可能要等一年半,甚至更久。

上周五(4月3日),美国公布3月失业率为4.4%。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(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t Louis)的经济学家预计,美国第二季度失业率将达到30%,娱乐情可能导致4,700万人失业,失业总人数达到5,280万人。要知道,上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最严重时期,美国失业率不过24.9%。相对保守的摩根士丹利(Morgan Stanley)亦预计,同期平均失业率将达到12.8%,也超过了1982年创下的10.8%高纪录。

要知道,求助在美国文化里往往是贫穷和弱势的代名词,而且是缺乏能力的体现。在笃信“努力工作带来回报”的美国人心中,伸出双手甚至是羞耻的。这种情况足以说明娱乐情对美国普通家庭的影响之大,同时也反映出政府援助的乏力和不足。

另外,法案对失业救助做出了重大改变,联邦政府的每周失业救济金将增加600美元,增加的付款将持续四个月;即将达到领取失业救济金限期的人士,可延长13周,新申报者也将被允许获得较长时期的福利。该法案创建了一项临时失业援助计划,帮助那些因娱乐情而失业或失去部份工作的零散工和自由职业者,该计划将持续至今年年底,且允许雇主提供高达5,250美元的免税学生贷款偿还福利。

作者:郑瑞

美国迅速成为全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(COVID-19)娱乐情的中心,截至上周六(4月4日),已有41个州份发布居家隔离令,累计确诊个案增至超过31万宗,近8,500人丧生。人们在和病毒对抗的同时,也面临着社会经济陷入停滞的紧迫问题。此前,美国国会两院暂时抛开分歧,快速通过了《冠状病毒援助、救济和经济安全法》(CARES Act,下称《关怀法案》),动用约2.2万亿美元的财政力量,当中包括直接向家庭发放现金支票,帮助公民度过危机。根据美国财长姆努钦(Steve Mnuchin)的说法,现金援助最快在4月中旬就可以到达国民手中,但这能否带领美国家庭走出难关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