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由潜女将林安琪 一口气沉潜存在感 – 开云网

图片新闻

自由潜女将林安琪 一口气沉潜存在感 | 开云网

现在想起来,那段日子真是美好!既可以享受当地美景,每天尽情地潜水,又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,和大家打成一片。——林安琪

但对于资深潜水者来说,自由潜水似乎是晋级之路上绕不过的挑战。“当时我的潜水来到一个瓶颈,没有任何继续进步的目标。因为水肺潜水的极限是40米,再往深的海域就算是专业级别潜水,需要考不同的资格证。我想要不断挑战自己,看到进步的空间,自由潜是一项可以不断挑战极限的运动。”

林安琪(后排右一)在泰国当潜水教练时与学生合影。
林安琪(后排右一)在泰国当潜水教练时与学生合影。

这次的经历反而让她更加认定了“海上游牧”的生活方式。“至少我看清楚了自己想要的,即使以后没有足够的钱养老也无所谓,我要感觉到自己在活着,在真正的活着!”  

绕行安娜普纳环线登顶,领略山巅美景,喜见山顶纯洁的积雪。
绕行安娜普纳环线登顶,领略山巅美景,喜见山顶纯洁的积雪。

如果没有走上潜水这条路,林安琪的生活应该是平静又顺遂的吧。从小家境并不富裕,但她凭借一股不断进取的冲劲,从莱佛士初级学院考进南洋理工大学读商科,以一等荣誉学位毕业后,顺利进入银行工作。从金融管理到市场营销,职场发展颇为平顺,还一度得到了海外工作的机会。

“我闭着眼睛,放松有序地呼吸,随着身子一寸一寸下沉,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”,眼前这位女子名叫林安琪,37岁,自由潜水(Free diving)运动员。

2012年林安琪离开了东南亚的珊瑚礁三角区,飞向地球彼岸的加勒比海,为要领略仅次于澳大利亚大堡礁的世界第二大珊瑚礁——中美洲珊瑚礁。

世界赛创四项纪录

林安琪攀登尼泊尔雪山途中。
林安琪攀登尼泊尔雪山途中。

落地墨西哥后,在异国他乡过起了“半工半游”的日子。一边打散工赚钱,一边找机会潜水。为了谋生,她学习西班牙语,当过餐馆服务员、酒店侍应生,也学会了潜水拍照的新技能,为初潜者记录海下之旅。

采访结束前,记者轻轻问了句:为了潜水放弃一切,这样做值得吗?那是美国篮球奇才科比布赖恩特坠机的第二天,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数字还在飞速增长。她思索片刻,开口道:“怎么说呢,我觉得人应该活出自己原本的样子,这样人生才不会有遗憾吧,因为我们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临。”

置身海底,林安琪享受着“如鱼得水”般的快乐,在印尼沉船海域潜水探秘,被卷入菲律宾墨宝(Moalboal)沙丁鱼风暴中与鱼群共舞。后来她在泰国当起了潜水教练,借助语言优势培训中国潜客。还加入女子龙舟队,拿下了当季比赛的冠军。“现在想起来,那段日子真是美好!既可以享受当地美景,每天尽情地潜水,又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,和大家打成一片。”

但凡比赛,她都会拿长假出国参赛。中午12点烈日当空,她打包了午餐,快快吃两口就到学校的泳池练习。“只有那时候才没人用,没有人愿意顶着大太阳游泳,但我不在乎,只要能下水练习就行。”两年合约结束后,雇佣双方很自然地都没再续约。

岸上待久了,她忍不住要回归大海,想去著名的潜水胜地洪都拉斯( Honduras)看看。她从网上找到了一艘从危地马拉(Guatemala)起航的船,要体验一番航海的滋味。“船长是一位60多岁的长者,我告诉他自己是个潜水运动员,想要在旅途中不时地下海潜水,他当时表现出对潜水的兴致,让我欣喜以为遇到了志同道合之人,就和他一同起航了。那艘船不大,11米长,我俩在海上航行了三个星期。我学着如何起锚、抛锚,还要洗衣服、做饭。”

海中潜水分为水肺潜水(scuba diving)和自由潜水(free diving)两种。前者需要借助氧气瓶等呼吸设备,适合海底探索的初学者。而自由潜水是指不带氧气瓶,只凭一口气潜到水下的极限运动.源自古代的水下渔猎、采集,现今已发展成一项成熟的竞技项目,每年在世界各地都会举行或大或小的赛事。《福布斯》杂志把自由潜水评为世界上第二危险的运动,仅次于高空跳伞。原因是在下潜过程中,潜水者需要克服强大的水压,一旦运气方式不当很容易产生缺氧症或其他影响身体机能的症状。

“当时只有一个目标,就是要环游世界,去到不同海域潜水。”

她的故事很长,我们约在洒满阳光的咖啡屋,点了杯咖啡,听她娓娓道来。

海边捡起的海玻璃制成饰品。
海边捡起的海玻璃制成饰品。

在不使用任何装备的情况下,一口气潜到60米的深海,林安琪痴迷这项新奇与危险共存的运动,追求生命中最纯粹的目的——感觉真正的活着!10多年来,她过着“海上游牧”生活,潜入海洋,从未知找到快乐。
在不使用任何装备的情况下,一口气潜到60米的深海,林安琪痴迷这项新奇与危险共存的运动,追求生命中最纯粹的目的——感觉真正的活着!10多年来,她过着“海上游牧”生活,潜入海洋,从未知找到快乐。

她也曾一度在潜水时出现晕厥的瞬间。下潜时四肢血液收缩,更多的血液供给大脑;上升时,肺部膨胀,氧气分压迅速降低,造成上升晕厥,幸好及时被陪同的安全潜水员救起。这次的意外并未使她却步,复盘找出问题后又重新下海。

中美洲半工半游遇制毒船长

自由潜水需要在安全潜水员配合的情况下进行。
自由潜水需要在安全潜水员配合的情况下进行。

在这场人体与水压的较量中,潜水者需要通过调节耳压平衡,把肺部的空气抽到口腔,再运用舌根和周围肌肉将空气从软腭顶到鼻腔,通过咽鼓管进入中耳。下潜过程中需要绝对的专注,一旦分神就无法有效闭气。林安琪说:“我喜欢这种在水中全神贯注的状态,心无杂念,注意力全部放在均匀呼吸上,身体尽可能地放松,那个瞬间你会充分了解活在当下的意义。”

试着让生活回归正轨

回归本真的生活后,林安琪做着自己喜欢的事。她把潜水和瑜伽相结合,教授水上瑜伽。把从海边捡来的彩色海玻璃(sea glass)制成各种首饰在网店出售,一来为海洋保护出份力,二来希望借饰品引起话题,增强公众的海洋环保意识。

自由潜挑战个人极限

“起初家里的长辈都苦口婆心劝阻,不明白我为何放着舒服的日子不过,偏要去冒险。我明白自己走在一条非常规的路上,至少在追求安稳的新加坡社会,这种居无定所的生活方式令人费解,就连身边的朋友也说我佩服你,但不会像你这样。对于这种不稳定的生活状态,我也有过忧虑,有担心和不确定性,也尝试过去改变。”

  辞去稳定的工作,投入大海的怀抱。

早前她到尼泊尔,攀登4130米的雪山,绕行安娜普纳ABC环线(Annapurna Base Camp)登顶,领略山巅美景。她喜欢纯粹的事物,如尼泊尔雪山顶那纯洁的积雪,如海底零赫兹般的寂静。

好奇自由潜究竟有何魅力,驱使她纵身一跃,义无反顾?她说:“如果水肺潜水是向外看,欣赏海底世界,自由潜水就是向内看,看到自己心中的恐惧,了解自己的极限在哪里,学会进退取舍,是一种与自己相处的过程。”  

就像阳光在散发耀眼光芒的同时,也折射着紫外线。林安琪的10年潜水之路是一条新奇与危险共存的探索,交织着欢笑与泪水,失望与满足,也面对着旁人的不解与质疑。

练习水上瑜伽。
练习水上瑜伽。

去年8月,她在中美洲的洪都拉斯第四届世界自由潜水户外锦标赛上,陆续创下四项全国纪录。在不带任何呼吸装备的情况下,一口气潜到60米开外的深海——她痴迷于挑战极限的快感。

“那两年我过得很痛苦,虽然有一份稳定收入不再为生计担忧,但我觉得自己不过是一个躯壳,没有在真正地活着。即使很努力工作,也没有成就感。我开始变得易怒,对身边人不友好,因为我一直在挣扎,在寻找答案。”

  2014年,在泰国第一次接触世界上第二危险的运动——自由潜水之后,她展开了新奇与危险共存的探索之路。

  林安琪自2004年初次尝试潜水后,就没有离开过大海。她曾在东南亚及中美洲过“海上游牧”生活。

下班换运动服跑步回家

林安琪口中的“改变”是在三年前,她回到新加坡,在学校找了份行政工作,合约两年。这期间她试着说服自己做回一个正常人,回归朝九晚五的生活,但结果却是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。

googletag.cmd.push(function() { googletag.display(\’dfp-ad-imu1\’); });

在所有的运动中,英文用“blue drug”一词贴切地形容潜水。林安琪在2004年初次尝试潜水后,便中了这片蓝色大海的“毒”,对于海底世界产生了深深的眷恋、痴迷、狂热。10年前她辞去了稳定的工作,全然投入大海的怀抱。

自由潜水是一项大型极限运动,需要投入专业设备完成。
自由潜水是一项大型极限运动,需要投入专业设备完成。

教水上瑜伽制环保首饰

融入当地生活,林安琪在菲律宾参加女子龙舟队。
融入当地生活,林安琪在菲律宾参加女子龙舟队。

回忆起这段经历,林安琪说自己当时年轻无畏,做事不计后果,想到就去做,暗暗庆幸当时没有发生危险。一年多的美洲漂流,她累了,倦了,决定背起行囊回到亚洲。

她原本是个标致的白领丽人,穿着精致套装,踩着高跟鞋,疾步穿梭在金融区的人流中。但那时的内心独白却是,“我并不快乐”。每天困在办公室里,朝九晚五重复着同样的工作,她心底向往的是自然、海滩,是上山、下海。任凭炎炎烈日炙烤着肌肤,她就喜欢穿着比基尼在海滩上奔跑,把自己晒得黝黑。

林安琪的海下摄影作品。
林安琪的海下摄影作品。

对方的背景,林安琪并没有多问,后来才发现船长可能从事大麻制毒相关的行当,不时会在甲板上“吞云吐雾”一番。她只是静静躲在一旁,不敢多言。好在整个旅程并未发生危险,由于天气原因,他们未能去到目的地,只是在伯利兹(Belize)靠岸潜水后,原路折返。

2014年,林安琪在泰国第一次接触自由潜水。这项富有冒险性的运动又一次与她骨子里那份冒险精神不谋而合。

挂帅归来后,一时间杂志、报章闻讯而来,她很欣慰人们通过自己的故事了解自由潜水。只是在这高光时刻的背后,10年间的坚持与偏执,有太多不曾被谈起的点滴。10年的寻梦之路,她放弃了待遇优渥的工作,过上了“海上游牧民族”的生活,游历于亚洲、地中海、南美洲,当过潜水教练、水下摄影师、旅馆侍应生。被人骗去当劳力,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制毒师在海上漂流三周。

林安琪(左一)在墨西哥结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林安琪(左一)在墨西哥结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
林安琪说这种打工旅行的方式在西方很常见,海岸一带有不少年轻背包客打散工赚旅费。“那时生活很简单,赚的钱只要足够自己租房、吃饭就行。实在不行就在别人家当沙发客睡一晚。”有一次,某旅馆老板叫她来店里打工,承诺如果管理得当,今后可以接管旅店。然而打工一阵才发现,老板不过是以此当诱饵,骗了不少人来做免费劳力。

前几天,林安琪收到一封来自国际潜水协会的邀请信,鉴于她在2019年的优异表现,邀请她参加今年在洪都拉斯、埃及、希腊等地举办的赛事。林安琪透露目前正在积极筹款中,她虽然人在新加坡,却每天坚持运动,为今年的比赛做准备。她期待着潜入一片新的海域,投向又一段全新的未知。

我喜欢这种在水中全神贯注的状态,心无杂念,注意力全部放在均匀呼吸上,身体尽可能地放松,那个瞬间你会充分了解活在当下的意义。——林安琪

在去年的世界自由潜水户外锦标赛上,林安琪在恒重有蹼单蹼下潜(CWT,成绩:60米)、恒重无蹼下潜(CNF,45米)、恒重有蹼双蹼下潜(CWTB,65米)及攀绳下潜(FIM,62米)四个项目中都创下全国纪录。

发达的运动细胞从孩童时期就一直不安分,从小学到中学,林安琪不断尝试各项运动,队长球、英式女篮、飞盘等。上班后她经常飞出国参加马拉松,或是在加班的夜晚,拎着高跟鞋,换上运动服一路跑回家。

  为了潜水放弃一切,她说是为感觉自己真正的活着!受国际潜水协会之邀,她正为今年在洪都拉斯、埃及、希腊等地的赛事做准备。期待潜入一片新的海域,投向另一段全新的未知。

第一站,林安琪来到东南亚的珊瑚礁三角区(Coral Triangle)。这片在菲律宾、印度尼西亚、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之间形成的三角形水域,面积约1.8万平方公里,有着全世界最多样的海洋生物,因此被视为“生命起源的中心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