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酱油卖出4000亿,VC集体赶来

光明时刻

不起眼的调味品赛道,火了这里又将跑出一个IPO。投资界获悉,日前,幺麻子向深交所创业板递交IPO招股说明书(申报稿),拟向社会公开发行不超过4400万股人民币普通股(A股),募资6.16亿元。靠一瓶小小的藤椒油,这家四川公司一年进账3个亿。而背后掌舵人,是四川洪雅一对60后夫妻。1992年,赵跃军和妻子龚万芬在老家路边开起了小店,用祖传藤椒油焖制技艺制作食物,结果藤椒油大受欢迎。于是,夫妻二人索性做起了藤椒油生意,从小作坊做成了大公司。2019年,投消费的VC杀入调味品赛道,幺麻子完成了一轮战略融资。当然,这并非个例。疫情后期,宅在家做饭成了年轻人的新选择,调味品赛道意外崛起。深创投、高瓴创投、源码资本、经纬中国、高榕资本、天图投资、金沙江创投、梅花创投…..一众知名VC都来了,一笔笔调味品融资诞生。咸的甜的酸的辣的麻的,都涌现了一批批没听说过的新品牌。这并不难理解,以酱油起家的海天味业目前坐拥高达4000亿市值,令人咋舌。而投资人坚信,当调味品成为数以亿计年轻人的干饭必需品,这里势必不止一个海天味业。四川夫妻创业,儿子继承家业,靠藤椒油做出一个IPO幺麻子的故事,可以追溯到清朝顺治元年。公元1644年,一位名叫赵子固的厨师从四川洪雅瓦屋山迁居到止戈柑子场,当地居民善于用藤椒烹制菜肴,这让赵子固尝试到了新的烹饪口味。于是,他开始研究民间藤椒油焖制技艺,制作出色泽金黄透明、清香扑鼻的藤椒油,成为当时民间宴席必不可少的调料。因赵子固绰号叫“幺麻子”,这一调料被称之为“幺麻子藤椒油”。此后,“幺麻子藤椒油”得以世代流传。20世纪40年代,赵子固的第16代传人赵良育利用藤椒油凉拌土鸡片,装在陶钵里沿街叫卖,渐渐做成当地的特色小吃,也便是“幺麻子钵钵鸡”的前身。时间来到1992年,29岁的赵跃军和妻子龚万芬四处借来300元钱,在洪高路边的柑子场开了一个路边小店“幺幺饭店”。赵跃军出生于四川洪雅农村,当地一直有在夏天制作藤椒油并贮藏食用的传统,耳濡目染,他也常常使用藤椒油做菜。在“幺幺饭店”,夫妇两人用藤椒油焖制技艺制作的藤椒鸡片、凉拌雅笋等菜品大受欢迎。小店生意红火,而制作菜品必备的藤椒油尤为收到垂青,大家纷纷提出购买需求。随着购买藤椒油的顾客增多,赵跃军发现了商机,他趁热打铁,提出直接生产售卖藤椒油的想法。不久后,夫妻二人在“幺幺饭店”旁修建了一个百来平方米的小作坊,开始生产藤椒油,而赵跃军作为第18代传人,将小小的调味品带到了市场。没想到,藤椒油的生意越做越大,生产规模也逐年递增。2002年,赵跃军夫妇决定将小作坊升级,建立起洪雅县幺麻子有机食品厂,开始进行藤椒油的商业化生产。这一年,第一瓶商品包装的藤椒油在幺麻子工厂车间问世,“幺麻子藤椒油”有了名号。2008年,洪雅县幺麻子食品有限公司正式成立,并新建藤椒油生产线和储油设备,“幺麻子藤椒油”逐渐走向规模化。此时,赵跃军的大儿子赵麒大专肄业,刚满22岁就开始帮父母打理生意;两年后,仅有高中学历的小儿子赵麟也进入了公司。赵麒从基层干起,做过销售、行政,管理过小吃店,接触过营销、电商等业务,但最终仅任幺麻子董事一职。相比之下,二儿子赵麟2010年1月进入公司就担任了幺麻子有限总经理助理。随着两个儿子的加入,幺麻子的家族符号愈加明显。目前,赵跃军、龚万芬夫妇,以及赵麒、赵麟四人合计直接持有幺麻子68.2105%股份,为幺麻子的实际控制人。赵跃军家族四人在幺麻子担任董事、高管等职务,相关亲戚也出现在幺麻子的任职名单中。而一众高管里,本科毕业的创始人赵跃军,成了家族学历最高的人。当调味品开始进入VC视野时,幺麻子找上门的投资人也越来越多。2019年,幺麻子宣布获得了网聚资本、中金资本、绝了基金、伍壹柒基金的战略融资,并在次年开始布局藤椒产业园。2022年12月,幺麻子向深交所提交IPO招股说明书(申报稿),开始走向资本市场。调味品隐藏一门大生意:一年进账3亿,核心技术员初中毕业一瓶小小藤椒油如何撑起一个IPO?在调料界,幺麻子将藤椒油做成了头部品牌。招股书显示,作为国内藤椒油相关调味品类的开拓者,幺麻子是国内最大的藤椒油及椒麻味型复合调味品生产厂商之一。公司产品主要为调味油、复合调味料、蔬菜制品、休闲食品四个系列,已经初步形成了以藤椒调味油为主导、椒麻味型复合调味料和地方特产食品为特色的产品矩阵。而核心产品“幺麻子”牌藤椒油是该品类全国市场占有率领先的头部产品。从营收上看,2018年至2022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,幺麻子的营收分别为3.1亿元、4.1亿元、3.57亿元及2.01亿元。2022年、2022年上半年其毛利率分别为42.57%和43.07%,甚至超过调味品行业龙头海天味业(同期海天味业毛利率分别为42.17%、39.31%)。虽然营收数据亮眼,但幺麻子对单一渠道十分依赖。作为公司产品矩阵中的核心产品,藤椒油在报告期分别实现销售收入2.79亿元、3.65亿元、3.10亿元和1.68亿元,销售占比分别为91.54%、91.71%、90.72%和87.57%。而幺麻子的第二大销售收入产品为花椒油,销售收入占比却不到5%。幺麻子在招股书中表示,报告期内,公司来自主要产品藤椒油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均在85%以上,公司正在积极拓展复合调味品、休闲食品以及其他调味油产品的相关业务,短期内公司业绩对藤椒油产品仍然存在较大依赖。此外,幺麻子的研发投入并不高。招股书显示,2018年至2022年,幺麻子的研发投入分别134.50万元、386.66万元、696.24万元以及423.71万元,占营收比例为0.43%、0.94%、1.95%以及2.11%,期间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的平均值分别为2.02%、2.33%、2.49%、2.51%。根据招股书,目前公司的4名核心技术人员中,学历从初中、大专,到本科不等,与此同时,4名核心技术人员的薪酬上差距也极大,年薪最高36.8万元,最低仅5万元。不过幺麻子也表示,此次拟将4013.96万元的募资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,其中1440万元用于未来三年新增的56名研发人员的薪酬成本。值得一提的是,上市前仅进行过一次融资的幺麻子,背后站着卤味界龙头绝味食品。招股书显示,2019年4月,绝味食品旗下的全资子公司网聚投资以货币出资1.3亿元,持幺麻子13.68%的股份,此外,绝味通过湖南肆壹伍的合伙份额间接持股5.26%,合计持股18.95%,是仅次于实控人家族的第二大股东。若幺麻子成功登录A股,绝味将继千味央厨后再收获一个IPO。当酱油卖出4000亿市值,VC集体赶来,调味品赛道火了幺麻子并非个例。当年轻人开始做饭,一向不起眼的调味品赛道,悄悄火了。这几年,调味品市场增速显著,规模已至数千亿。天眼查数据显示,目前国内已有58.8万家调味品相关企业,除了百年酱料老字号李锦记、高端酱油品牌千禾味业等独占鳌头的老牌企业,还有6成以上相关企业成立于5年内,颇具后来居上之势。这是一门大的惊人的生意。据不完全统计,我国调味品行业已诞生21家上市企业,海天味业当前市值4400亿元。就在今11月,生产腐乳、料酒的朱老六食品在北京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,成为第二家在北交所过会的挂牌公司。与幺麻子异曲同工,朱老六创始人朱先明也是用借来的2000元钱租了间小厂房,最终做出市值16亿的上市公司。回到一级市场,过去五年,调味品赛道同样处于上升趋势。数据显示,仅2022年起至今,调味品行业已获得8起总额达10亿人民币左右的融资。深创投、经纬中国、高榕资本、天图投资、金沙江创投等知名机构纷纷押注调味品品牌,VC捧起了一个个调料罐子。其中,较为轰动的案例是2022年12月,川味方便佐餐品牌「饭扫光」获得深创投领投的上亿元B轮融资。这一主打川式下饭菜和调味酱的品牌,目前设计年产能已达十万吨,产品入驻全国5000多家大型商场超市,商超覆盖率达96%。而从饭扫光数据来看,在疫情中后期,以Z世代为代表的年轻用户增长最为明显。自2022以来,调味品的融资明显增加。4月,调味品牌「口味全」完成近5000万元Pre-A轮融资,由经纬中国领投,老股东险峰长青、42 Capital跟投。从2022年8月成立至今,口味全一年内接连获得两轮千万级融资。此外,主要面向18-35岁人群提供创意佐餐烹调品的「禧宝制研」在10月份完成了不二资本独家投资的数千万元Pre-A轮融资。瞄准年轻群体的“佐餐+厨房”调味品消费场景,这家年轻的品牌在2022年一月刚刚成立,已经完成三轮融资,受到金沙江创投、梅花创投、洪泰基金、新势能基金等多家机构青睐。同样引发关注的还有网红品牌「加点滋味」。加点滋味的创始人申悦人曾任拼多多商业化行业运营总监,从一开始便搭建了“互联网味”浓厚的产品经理团队。成立至今,加点滋味已完成三轮融资,引入高瓴、IDG资本、青山资本等投资机构。一场疫情居家带火了做饭,然而年轻的“手残党”们既要享受做饭的乐趣,又要追求味蕾的满足,于是调味品成了厨房必备工具。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提到,调味品市场需要一些新品牌来推陈出新,而当下趋势正好需要有新品牌出现,更加符合当下人群的需求。经纬中国合伙人王华东称:“调味品市场规模大,行业高端化健康化趋势明显。传统品牌2B业务为主,新品牌可以通过“中高端+C端”的差异化定位实现突围,基于升级的产品以KA、连锁超市和社区团购等渠道为抓手进行快速扩张,盈利能力也更为可观。”而成立时间更长的老品牌,如黔老翁晒醋、川娃子食品等,也同样在2022年12月拿下融资。其中,川娃子完成高榕资本领投的近3亿元A轮融资。根据艾媒咨询数据,2014-2022年,我国调味品行业市场规模从2,595亿元增长至3,950亿元;2022年,我国调味品行业市场规模同比增长18.05%。新老品牌正集体涌入这一赛道。高瓴创投合伙人戴粤湘表示,在行业互相促进的过程中,调味品市场既需要产业老兵,也需要更年轻、更懂新一代用户的团队,用更贴近消费者的方式重新组织行业产能,并且不断推出满足用户需求的产品。年轻人的吃,永远是一门生生不息的生意,即便是调味品这样以往被忽视的赛道。当VC大举涌入,不知道这里又会跑出什么样的独角兽。